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珍奇宠 >  我妹妹再次发出那样的声音

我妹妹再次发出那样的声音

发布时间:2020-03-24 17:04编辑:小狐阅读: 152次 手机阅读

我真是虚伪

灵遁者

其实不是说一开始我没有认识到自己是虚伪的,或者是自私的。今天晚上我和妹妹沿着龙首村散步,她看到一条黑色的流浪狗,就蹲下来向它“嘬嘬嘬”地打招呼。

全国各地的人大概都会这样和狗狗打招呼,不论那只狗叫什么名字。但其实汉字里没有可以用以形容那只打招呼的字。只能说和“嘬嘬嘬”有点像,但其实完全不是。

我妹妹再次发出那样的声音(图1)

街上人并不多,但也不算少。狗狗听到并注意到了她,摇起了尾巴。我妹妹再次发出那样的声音,并示意它过来。它绕过了几个人,来到了我妹妹的身旁,被我妹妹抚摸着。之后它摇着尾巴走了。我妹妹说:“我有好久没有摸狗狗了。”

你可以把这理解为:“我好久没有见你了。”如此说来,世界上的狗狗只有一个名字,就是那个我们用嘴说的出,但无法写在纸上的字。有人听过地底蜥蜴人莱塞塔吗?她说:“我的名字你们人类的舌头无法发出来。”

我之前一直在想,有人类无法用文字描述的东西吗?慢慢去想,真的很多。

我说我自私或者虚伪,是因为我也遇到过这样一条狗。我把它称作“大黄”是我在龙首商业街遇到的,遇到好几次,又一次我也摸它的头了。它那种喜悦感,就好像我确实是它的主人。

我妹妹再次发出那样的声音(图2)

又一次遇到了,我专门停下来叫它大黄,它果然乐悠悠跑到我的腿边磨蹭,转悠。我给它买了包子,烤肠。看它吃完之后,我跟它说:“大黄,下次见。”

我向前走,它始终跟着。起初我并不在意,结果我一直走,它还跟着。我就站住了,它也站住了。我才它真把我当主人了。而我却没有把它当作宠物。当作什么了?它就是一条流浪狗。我在想,我一个邋遢到起床很晚,很少做饭的人,我怎么能带你回家呢?

我妹妹再次发出那样的声音(图3)

我又向前走的时候,它还跟着。我就朝它挥手,用脚跺一下地。这招管用,它果然不跟了。自此之后,我们好像变的陌生了。我不敢再对它热情或者怜悯,因为我没有打算收养它。它也不那么热情了。

如果你体会不到我是虚伪或者自私的,那么你就真的把“大黄”当作一个人来看,你大概就明白了。

话说我也好像很多没有摸狗了。你可能没有意识到,在大街上摸流浪狗也需要勇气。从来没有遇到过,第一遇见它就像和你熟悉地不得了,这不是久违的相遇,这是久违的一切。那山,那水,那酒,那傻狗—提醒大家一下,“傻”是一个形容词,不适合用来形容山和水,但适合用来形容狗。傻狗,蠢狗,死狗,癞皮狗,哈巴狗,单身狗…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妹妹

妹妹(youngersister):本意指有共同的父亲或者母亲,年龄比自己小的女孩;也可以泛指任何年龄比自己小的女孩。在汉语的用法里,有时亦做为对小女孩的称呼,有些父母亲也会称自己或者是别(他)人的女儿为“妹妹”,有时也用来称呼一些同辈而比自己年纪小的女性,如有些嫂嫂或姊夫会称配偶的妹妹、自己的小姑子或小姨子为妹,妯娌之间有时也会称丈夫的弟妇为妹。而某些一夫多妻家庭里,妹是正室和较先娶的妾会称较后娶的妾、以及元配对平妻和妾的称呼。

标签: 大黄 妹妹 流浪狗 龙首村 龙首商业街
  • 网友评论
相关文章:

珍奇宠本月排行

珍奇宠精选